雪羽寒星

脾气不好,一事无成,活着浪费空气,醒着浪费土地,人比泥贱,满脑子负能,取关有益身心健康……——一个因阎王失误而活,实际不值得活的狗贼。

慎点……
今天真开心……又熬过了一天……
明天也要加油啊……

(火柴人负能三十题……)

今日和老友一起摸鱼 @豹子茶正在画画 〔是画友就要一起摸鱼〕

11.透支(近况典型)
12.失语
13.禁忌

绘画新坑……火柴人负能三十题。

寒苍中心,死亡天启友情客串。此梗详情见→天启——失落世界tag

含部分近况……(考试前又进医院,真TM感人)

状态差到极点……

也是了,虽然我不奢求了……

死了哦——:

是我没错了

蚩尤 36(:3▓▒:

没错了

凌子――努力复习中:

墓地阿老。:

每次都会乐滋滋的看评论但真的好少哦…

鹰不泊:

 是这样的

良。:

不要消关41……需要朋友:

没错没错

浮云心·失了智·累:

超想要回复

赤原残霞.见到弹蝶请催他们去结婚:

其实超想要回复啊————【滚来滚去】

片叶砂:

辰呸呸:

每条评论都会好好看!

Smowstar:

是真的....每条评论我甚至都会美滋滋的看好几遍虽然不能一一回复(不要脸)我不是很会讲话但还是希望有人找聊...老人家很容易寂寞的!!(哭了)总之能被喜欢真的非常开心了!

曲奇饼干:

虽然我很久没投稿了(有自觉)

三重野:

对的,对的

冷流知暖:

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都小天使呜呜呜!!!超爱你们!!!【明明那么咸鱼】

挣扎精:

请多和我说说话!😭😭😳会很开心!

识乙:

😭看我呀看我呀

A_BINGGGGGG:

没错!!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但是我都有看!!爱你们!!😝

宵旬:

是这样的

原来不知不觉……我已经坏掉了吗?……

①一句简单的假话,我不孤独心碎到失望,绝望的疯掉

②我手腕的血始终不及别人眼角的一泪

③我每天都在笑,你猜我过的好不好

④掏心掏肺换来的是撕心裂肺,所以我现在没心没肺

⑤人的眼睛有5.76亿塑像,  却依旧看不透人心

今天依然是美好的一天啊……我过的很开心……真的……

①我身上所有的自残伤疤来源于左侧第二根助骨向下二寸

②因为不对,  所以全错

③我一直在想是什么理由支撑我活了这么久?

心口痛……

审判前夕6

(主FU,微allU。)一个脑洞,瞎jb乱写不知道叫啥

人设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私设使我快乐✔(Umb会编程,此私设是从一缕阳光大大的同人文里看的。FL老爷子未死,义肢由NEMESIS友情提供,另外部分因为涉及剧情,文后细说)

逻辑已死✔

不定期更新✔(艺术集训的锅)

全文目录→http://xueyuhanxing.lofter.com/post/1f29ece9_ee7b6a96

总算渡过了卡文期……

日常求评论,求红心,求小蓝爪(。・ω・。)ノ♡

黑云滚滚,遮挡住荒野灰黄的天幕,也预示着一场狂风暴雨的到来。

刃扇与滑板相撞,无数耀眼金星犹如天空中盛放的焰火般转眼就熄灭在荒无人烟的原野上。挥洒在炽热空气中的鲜血凝固在贫瘠的土黄土壤上,绽放朵朵娇艳欲滴的红色罂粟。

“怎么样啊?我武功还不错吧?NEMESIS首领,Jade。”Aero亲亲一笑,抬手抹了抹脸上几丝正冒着血红珍珠的伤痕,轻风云淡的对着此时正驻着金枪艰难支持的Jade道。

如今,包裹在Jade双臂上的雪白纱布早已被鲜血浸透。变成了压抑的黑红,可仍旧有不少红细胞冲破了血小板的围堵肆意流窜,连Jade的指尖都连接着不少发黑的血丝。

视线开始模糊,身体内的阵阵寒气冻得不停颤抖。Jade心里清楚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而这意味着什么恐怕无人需要提醒Jade。

“不过,以你这样糟糕的身体状况还怎么参加今年的武斗大会呢?不如,”Aero微微宛尔,手中的机械尖锥瞬间解体重组成一根锐利尖锥:“就让我来帮你解脱吧。”

刺眼白光在Jade被笼罩上薄纱的视野中漫开。

“已经没有力气躲开了呢。”
Jade带血的嘴角稍稍扬起一个淡淡的弧度:“I'm sorry。”
“Umbrella。”
我食言了。

“铛——!”

预料中的刺痛与没有传来,一抹橘红划过失神的翠绿瞳孔燃起心灵的热度。

在Aero瞪大的眼眸中,一柄橘红长剑竟宛如丝带般柔软在空中弯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快速缩短划破空气。

“你来这里干什么?”Aero咬着牙,语气全然没有刚才与Jade对战时轻松戏虐,而是变得好似寒冰般凝重冰冷。

手拿长剑的骑士拍了拍身上的黄金铠甲,目光坚决向前一步挡在Jade身前:“在下可不会允许自己看见一位受伤的女士还无动于衷。而且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人下手,Aero你不觉得胜之不武吗?”

“切,少和我扯你那套。”Aero见对方丝毫没有退却之意,便握紧了手中的机械尖锥:“也好,既然你这么想当英雄去救美,那我满足你。”

长剑与尖锥在阴暗的荒原中闪耀着点点光芒一个如此热烈,一个寒冷坚冰。

“我会让你成为英雄,一个死掉的烈士。”

“GildedGuy。”

“少废话!”

Terantula的酒吧内,Jomm二话不说直接把背上他那把招牌式吓死人不偿命(划)大道我们一车就大步流星地挤进吧台前的柴堆里,抬手将打寿司搁在吧台上:“喏,你订的豪华多人套餐。敢糟蹋一个我就把你的触手通通砍下来做成碳烤鱿鱼须!”

Terantula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扫了眼吧台上的大号红色塑料袋:“你们服务态度也是有够差的。”边说边打开袋子将袋子里的五盒寿司掏出四盒分给FLLFFL、FOX、OXOb和刚来不久的yoyo,自己也打开剩下的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四人捧着温热的透明快餐盒面面相觑,难不成Terantula其实早就预谋好什么了?

管他呢,先吃饱再说。
还没吃中饭肚子早就抗议的四人立刻风卷残云地收拾起自己碗里的寿司。
嗯,确认过眼神,是饿疯的人。

如果按平常Jomm一定会对四人的吃相感到烦躁或者满足,但这次他却直接跳过了四人甚至拒接了Terantula递给他的清酒。反而直指着Terantula鼻尖半吼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上个月让你查几个人到现在才有消息,你咋不说你效率低下呢?”

正当四人都刚放下筷子,想劝Jomm冷静。毕竟碎蛋狂魔臭名昭著的坏脾气,可是全圈皆知!他们可不想在明天新闻头条上找到自己的名字。(FL:废话!我还想留着这条老命去找Umbrella呢,才不想现在就折这儿!)

只见Jomm冷冰冰的拍开了OXOb的手,接过酒杯然后就是一顿狂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FOX看了眼僵在原地的OXOb,又看向坐立不安的Jomm:“你们那又出了什么事?”

Jomm把酒杯重重砸在吧台上,发出了震天般的巨响,带着被酒精微微烧红的脸:“还有什么?就是三个失踪人口的事!”

“什么失踪人口?”OXOb抓了抓脑袋,满头黑人问号。而FLLFFL则转身将目光投向了角落里屁股离凳几欲先走的yoyo。

"yoyo你和他们解释,老子现在不想说话!”

被点名了的某蓝柴立刻全身过电定在原地,扭头冲众人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是时候该去练练速度了。
不想当人肉传话机的yoyo内心如是道。

“原来如此,就是本来有三个新人要加入你们现在却突然找不到人了。不过也确实有些蹊跷。连考核都过了,干嘛突然反悔?”FOX按了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好不容易才从yoyo高达3000多字绘声绘色外加手舞足蹈的解释中理出了短的24字的重点,并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FLLFFL盖上手中的空餐盒摇摇头:“我觉得不太像是半道反悔。”

“我也觉得不像。”yoyo喝了口水:“一般半道反悔也至少会通知一下氏族首领,而不是直接人间蒸发啊。要真那样,那氏族首领也太没面子了。”

“是啊!不然你说我这脸往哪搁?!”Jomm又狠狠灌了几口酒,额角青筋暴起:“就算那三个小子很有潜力,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他们不是失踪……更有可能是绑架。”Terantula变魔术般掏出一个档案袋,语出惊人:“Jomm,yoyo,答案就在这里。不过,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下。”Terantula四只黑色眼眸扫过全场:“你们是否愿意一起分享情报?”

Jomm嘴角扬起一丝浅淡的微笑:“没算准时机把我们都凑一起就是为了让我们共同合作吗?除了这二货。”右手拇指指向身边。

“啊?什么?”某二货抹抹嘴角亮晶晶的口水,睡眼惺忪。

Terantula四眼一眯,嘴角微挑:“那就行了。”说完就打开手里的档案袋掏出几张照片:“先说说Dark和Ice①这对搭档。”

“Ice和Dark是失踪新人里的其中两个。”在Jomm“亲切”的眼神注视下yoyo心不甘情不愿指着其中一张有着银发蓝眼的青年照开口介绍:“这是Ice,他的能力是‘绝对零度’。顾名思义,就是能降低周身温度制造冰霜的能力。”接着又把手指转向另一张黑发绿瞳的青年照:“而Dark比较复杂了,表面上他的能力似乎只是单纯的释放驱使他的‘幽冥暗炎’。但在和Chuck的考核对决中Dark的火焰竟然直接把他的双截棍给烧出了一大片黑纹,甚至还短了一截!”yoyo微不可察地轻颤了一下:“简直就像是被硫酸腐蚀过一样。”

“而且他们两个以前因工作冲突,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死对头”Terantula一旁补充:“到后来两人不知怎么的就开始一起合作,最后成了搭档。虽然在圈里不怎么出名”

“但是实力确实不错。”Jomm突然开口接过话茬:“当时Dark把双截棍给烧坏直接惹的疯狗又犯病,啥也不说,就是要跟他拼命。你们猜怎么着?”

“那家伙现在都呆在冰块里出不来,而且头都被烧秃了。”yoyo趴在吧台上,浑身颤抖。一时间整个酒吧内都鸦雀无声。

三秒后

“哈哈哈哈!”OXOb率先发出清脆如杠铃般的狂笑,笑得那叫一个前仰后翻。FOX死死捂住嘴,憋的满脸通红。

啊?你说老爷子?不好意思,他笑的太用力闪到腰了。Jomm现在正帮他正骨呢。

带笑声逐渐平息后,Terantula才无奈的继续:“还有最后一位也是我找线索走了最久的一个。”抽出张照片,摆在吧台上。

照片里只有一个模糊人影,而且全身包括脸都没在一席全黑长袍中。老实说,这张照片拍的真的是极其失败。

“这位是Clone,绰号:再生者②。也是想加入Soldier的最后一位新人。”

“再啥?”OXOb挖了挖耳朵,一脸茫然:“话说Terantula,你就没有这人的正脸照吗?”

Terantula摊了摊手:“这是我找到的关于Clone的唯一图像资料。”

“Terantula找不到正脸也很正常,”yoyo啜了12口果酒,欲哭无泪:“因为连我们也没看见过他长啥样╯▂╰。”

“那家伙来考核时也是这样一身根本看不见脸的打扮,”Jomm翻了个白眼:“而且他‘再生者’这个名头也不是白叫的。”

“为何?”FLLFFL把玩着桌上的图片,眼底一片晦暗。

Terantula掏出口袋里不停振动的手机,滑下拒接键:“因为他的能力:‘丛林法则’。”

“Clone可以随心所欲操纵任何一种植物,而且根据需要任意改变那些植物的某些特征。在他手中,就算是在再柔弱的小草也能成为杀人于无形的利器。而且他的身体也能做到像植物那般无限再生,再加上Clone能凭空变出一大把食人花或者藤蔓绞杀敌人。甚至有人因此传说他的身体早已和植物合为一体。”

“无限再生?!”OXOb嘴里的半个寿司掉回餐盒里,于是他光荣的获得了来自厨师的愤怒铁拳。

OXOb生前也是个体面人。

“说‘无限’可能夸张了点,但‘再生’可是货真价实。”Jomm扭扭手腕回忆到:“那时,那小兔崽子上来就说想和我切磋。我看他太嚣张,结果不小心下手太重,把他右手给砍了。”

“确实挺像你脾气。”FLLFFL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冰块与玻璃相撞,清脆而悦耳:“也别和小年轻过不去。”

“听我说完!”Jomm不满地瞪了老爷子一眼:“本来我还想道歉,然后下一秒他居然直接举起右手向我打过去!差点没把我吓得半死,要知道掉在地上的可不是面包和番茄酱!”

“我去!这小子(家伙)开外挂了吧?!”FLLFFL和满血复活的OXOb双双望天:为什么?只能离我也想要啊?!

Terantula轻咳两下将两人的神智唤回,扬扬手中剩下的照片:“介绍到此为止,接下来才是正事。”

躺在吧台上的照片无一例外都是记录着各种废墟。碎砖断瓦布满画面,外露的钢筋直刺天空。光是相片就令人触目惊心,足已想象现场之惨烈。

“这是我上个月末在他们住址附近的地区监控系统资料库发现的,而且都是在回收箱里准备处理删除掉的那批。”接着,Terantula又将一张摆满残破枪支的照片甩在上边:“至于这些枪,则都是在废墟里发现的。”

FOX眼睛微眯,看了眼相片中摆放整齐且被一一编号的枪支道:“这张图是你从警方的数据库里骇出来的吧?”

Terantula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

“挺敬业啊。”Jomm忍不住赞叹。

“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yoyo挠挠头:“虽然法律允许私人拥有枪支,但是这么多枪警察难道不会怀疑吗?而且也没听Dark和Ice以及Clone有收藏或者有关枪械类的爱好啊。”

“等等,这些枪的型号!”FLLFFL脑中电光一闪,抓起相片放在面前。颤抖的左手暴露出他此时内心的巨大波动。

“没错,”Terantula接下来的话则直接肯定了FLLFFL的猜测:“这些枪械可不是在民间流通的信号,而是军方和武装部队才能拥有的。”

“UMBRELLA……”黑色义肢掌下的红木吧台在倾刻间就出现了细微裂纹,连老者手中的照片也出现了点点皱纹。

“难怪这事不会上新闻,敢情警察那群软蛋是被军方给威胁了。”Jomm玩笑似的笑笑,试图抽走老者里的照片,未果。

OXOb再次把所有照片都扫了一遍后提问:“有发现尸体吗?”

Terantula摇摇头,又一次将接听键滑成拒接:“所以我才说你可能是被抓走了。”

“各位,”FLLFFL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惊的在座所有人同时一震,除了Terantula。

“我想,我们可能有共同的敌人。”

然而,一阵密集的嗡嗡声打断了FLLFFL。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Terantula万分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Shuar,你怎么了?!不知道我现在,什么?!”

Terantula瞬间脸色煞白。

只听见听筒里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

“快来帮忙,有人需要治疗!”

随即,一切归于平静。

文中私设:

①关于Dark和Ice
是在b站av3153488中Resh大大的火柴人RHG动画:冰与火的对决,中出现的人设。能力与关系纯私设

②关于再生者
纯本人私设人设,重要伏笔与其他火柴人设无关。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本章较水,纯粹解释下某些伏笔。下章回归主线,希望各位别介意!(士下座)

一点表情练习……(巨丑……)1.认识塞壬前的Sera(在塞壬死前,寒苍其实一直是散发……)
2.战损塞壬
3.流泪的桑(对不起我毁了,又ooc了。 @Grass橄榄绿 士下座)
4.平日里的美狄亚
5.和其他人交谈时的康姆阔瑞斯特

对不起,因为最近跟着画室写生……可能没办法写文稿或摸画了……对不起……(反正也没人看……)只能拿照片混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