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羽寒星

过度金吹,Umb党。正在集训的苦逼艺术生。

庆祝到达20粉,以及(主FU,其他未知。Umb中心向)一个脑洞,瞎jb乱写不知道叫啥(续2.0)达成50热度!

审判前夕5正全力赶稿中,感谢大家对我文章的喜欢。与此同时我也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来回报大家喜爱。

于是我决定接受点梗(短篇小甜型)[只接Umb相关]与互动(随机选择)[只接火柴人相关]
还有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条:求有关审判前夕系列文的改进建议,以及各位关于文章剧情上的脑洞。

最后再次谢谢大家。
也希望Umb能获得更多人的喜爱。
♬︎*(๑ºั╰︎╯︎ºั๑)♡︎

私心占tag致歉

很形象了

片叶砂:

我不叫夏櫻ᕕ ( ᐛ ) ᕗ:

反正不是今天碼字wwwwww

宅一zayi努力写作:

也是很像了

–结 。: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是..。
诚实的转载了。但是关于我的文-
再过几天吧,我开学了就有理由拖更了。
wink.

某座山丘:

说的好hhhhh这就是我

酒洒:

北斗星:

嗯……完美的阐述了我的咸鱼状态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为了完善接下来剧情,特地去搜查了一下一些火柴人的人设资料,结果看到了这个玩意……嗯……一颗赛艇……🌝(yy[划]同人的力量)

审判前夕(4)

(主FU,微allU。Umb中心向)一个脑洞,瞎jb乱写不知道叫啥

人设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私设使我快乐✔(Umb会编程,此私设是从一缕阳光大大的同人文里看的。FL老爷子未死,义肢由NEMESIS友情提供,另外部分因为涉及剧情,文后细说)

逻辑已死✔

不定期更新✔(艺术集训的锅)

日常求评论,求红心,求蓝手♬︎*(๑ºั╰︎╯︎ºั๑)♡︎

tag太多了打不下QWQ

病得躺了三天……作业为什么这么多……(画画的我差点不会写字……)

《将军令》真好听!!!好适合Umbrella啊!

[扶我起来!我还能吸Umb!]

全文目录→http://xueyuhanxing.lofter.com/post/1f29ece9_ee7b6a96

正文

NEMESIS。

LED灯亮着明黄暖光显得与气氛格格不入。

“虽然我不是很想承认,但我们确实需要交援。”会议室主位上Jade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缠绵密纱布的左肩发射出一晕雪白冷光,望着同样面色冷凝的众人。

一时,整场会议都陷入短暂沉默中。

不用细说,大家对Jade话里的含义也可谓是心知肚明。

与伞部的战斗耗废了NEMESIS大量的人力物力,如今Jade负伤,Umbrella下落不明,就连组织的数据机密也岌岌可危。

情况简直是要不乐观,有多不乐观。

“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
半晌,Jade再次开口。

FLLFFL眉头微皱,捏了捏手中的刀柄、“我去试试看能不能拉到一些援助。”

Jade点点头向FLLFFL投去感激的一眼:谢了,Alfa。

“不客气。”FLLFFL微微一笑,眼底的青黛和脸上愈发深陷的皱纹将这个笑容显的无比憔悴。

果然还是在想那件事吗?

Jade摸摸左肩的绷带,无声叹气将右手伸向一旁素白的文件:“好了,关于接下来的”

耳内的震动迫使Jade的手移动位置。

“……”

“喂”Benjamin不满地挺了下脑袋,头顶的帽子也跟着抖了几下:“话别止说一半啊!”

Cree身子一僵,一把抓起身边的剑,暗地发誓要把某只话唠的脑袋一下劈成两半。

但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立刻被Jade霸气的拍桌声给一下打飞到九霄云外:“有事干了各位。”

“还有多远?”Gyro站在运输机场开的机厢边缘,握着手中的冰蓝朴刀沉声道。

Jade瞟了眼外界宽广的绿色原野:“Kursura,报告下情况。”

屏幕那端的Kursura手指在键盘上不停游走:“如果仪器没出故障的话,你们应该已经离Umbrella很近了。”

“Umbrella的坐标位置没有变动过吗?”

“目前没有,他可能正在休息。”Kursura喝了口放在手边的咖啡,给出了自己的猜测。

自Umbrella的通讯信号恢复也有一段时间,可Jade的搜索队依然一无所获。

Jade嘴角抽动了几下:“好的Kursura,过会儿再联系。”

还没等Kursura有所反应,面前的屏幕就陷入一片黑暗。

Kursura望着漆黑一片的银幕抑头长呼一口气,伸个懒腰,搓搓太阳穴,打起精神准备重新投入工作,刚打算举起乘着黑咖啡的马克杯。

“咔!”

带着浅蓝半指套的手指微微一颤。

“Bulone。”

“怎么了?”正在对着电脑打字的Bulone停下手中的活。

Kursura望着凭空出现裂纹的马克杯,嘴唇微启:“虽然感觉很荒唐,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喂,Jade”Benjamin放下手机:“你不告诉那老头子真相真的好吗?”

“就是因为让他知道更不好,所才不让他知道。”

Cree强压困意:“为什么这么说?”

Benjamin听言眉头一挑,双肩一耸,摆出了一副关心智障儿童的神情,紧接着又自顾自的开始玩手机。

Jade吊着左臂无视了目光能杀人的Cree一屁股坐在机舱的软椅上,驻着金枪语重心长道:“FLLFFL现在内心杂念太多,单单是一些小干扰就足以扰乱他的心神。况且他的身体情况也不太适合执行这种任务。”

Jade话还未尽,就被Gyro打断:“难道您就适合了?”

翠绿的眼眸划过被磨得锃亮的冰蓝朴刀:“这也是迫不得已……目前组织人手严重不足。Bulone和Kursura必须留在基地负责善后;Yun还得重建空军基地;老爷子也不能让他一个人担着,哎……希望他能记住我说话……Guz,Fordz……还在召中……”说着说着Jade松开手将金枪横放在腿上揉揉眉间:“我也想多招个人,让自己好好休息啊!!!”①

于是乎,处在机舱里的三个大男人十分有幸地看见首领仰着脑袋十分野性的咆哮。

(B、G、C:[见怪不怪,佛系心态])

但Jade牢骚还没发完,机舱突然红灯照骤亮,警报暴响。

“Sama,不好了!我们受到袭击了!!!”飞行员惊呼瞬间传遍整个机舱。

“什么?!!!”

四人异口同声。

繁华城镇,某条不起眼的小巷深处。
酒吧招牌闪着霓虹灯特有的都市风情,巨大简朴的展柜上摆满各类琳琅满目的酒品。刷着暗红油漆的吧台在灯光下反射着温暖红光,身着宝蓝衣裳的年轻人正坐在吧台前似乎在和酒吧老板说着什么。

一切都显得那么稀松平常。

如果无视了那四只不停扭动的黑色触手的话……

“把那玩意儿收起来,看着也太碍眼了。”

“不干。”

“你这是在欺负顾客!”

“哪有光喝酒不付钱的顾客!”

“我也是情有可原!你帮我一下会怎样啊!”

“这哪门子的情有可原!没钱直说!滚!”②

“铃!”

金黄小铃因门框的开合,发出一清脆响声。
站在吧台后的酒吧老板眨了眨脸上非人类的四只黑眼眸,仍在擦拭着手中的透明厚玻璃杯:“欢迎光临。”

“这么冷淡的吗?Terantula。”一个苍老男音响起。

Terantula眼皮一翻,露出了个极不明显的白眼:“你一来,我吧台铁定遭殃。这让我怎么热情得起来?”

乌黑眼珠转动起来停留在FLLFFL面无表情的苍老面容上,Terantula扭动触手,将手中的玻璃杯卷起摆在吧台的托盘里:“算了,难得见面。想喝点什么?”

“威士忌。”

“伏特加。”

Terantula双手叉腰,背后的黑色触手将两杯酒水推到两人面前。

“我说,FL。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有闲心来喝酒了?”一旁的蓝衣青年语气平缓,但只要是明眼人便能明白青年话中的深层含义。

“你也是啊,”FOX摆弄了下头上的黑头带:“OXOb。”

“你以为我愿意啊。”OXOb摆摆手,话语里满满的无奈与不耐烦。

FLLFFL抿了一口冰凉的威士忌,耳边断续的金属齿轮咬合声,令人眉头紧皱:“Style怎么了?”

“我们被某个不明组织袭击了。”OXOb直言不违地回答了FLLFFL:“虽然全员都保住了命,但损失也相当惨重。”

OXOb缓缓抬起右臂,金属相互摩擦所发出的噪音刺耳尖锐:“如你所见,我现在基本就是个废人……”

调皮的电火花跳跃进空气中,无声熄灭。

果然。
FOX转着酒杯内心暗语。
说到不明组织,FOX第一反应就是那把尖锐的黑色雨伞,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否决了。

回想起临走前Jade的那番话,直觉一直在告诉FOX整个角斗士圈③将会发生一场大变故。而OXOb的话,或许就是风雨欲来的标志。

“这样吗?”FLLFFL似乎也想到什么,目光在OXOb和自己的义肢间跳跃:“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合作吧。”

宝蓝的休闲装上搭上条乌黑机械臂,FLLFFL嘴角扯出一丝笑意:“你也看见了,NEMESIS可以帮到你。”④不过老爷子话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强行灌入一大口凉风。

“哇!FLLFFL你笑的好恐怖啊!!!”OXOb一下从座位上弹起。

OXOb你关注点好像不太对呀!!

但不得不说,出于某种原因FLLFFL刚才的笑容的确满满透露着奸商的味道。

至于奸到什么程度呢?

“噗……”

某非人类和闷骚橙发青年颤抖的背影已显露一切。

正当老爷子原本奸诈(划)和善的笑脸上多了一抹黑气,银灰剑柄喷出蓝紫色火焰。伴随着那一抹烈焰喷出,场面即将失控时。

一个镶着浅蓝边缘飞速旋转的悠悠球及时出现,稳住了局面:“合作吗?算我一个怎么样?”

“他们会来吗?”

“会的,我保证。”

Blue在一片广阔无边而荒无人烟的原野上,把玩着手中一个形似蓝牙耳机的小玩意儿。黑曜石大剑正安分滴趴在主人的肩上,血红边缘在阳光下闪耀着其主的鲜血的渴望。

“嗯,好的,放心吧。”Blue关闭耳闭的通讯器,眺望着远方碧蓝天空,勾起嘴角:“可别让我失望啊,NEMESIS。”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冰冷雨点浸不透那厚重的黑色斗篷,黑暗将那个瘦削的身影结结实实地掩埋起来。

“目标:Yupia。已找到”

白衣女子脸上的目镜波动着,嘶哑且毫无波动的男音从耳朵传入记忆中枢:“你变化还挺大的……”

“危险等级:???”
系统给出了结论,面前的人十分危险。
Yupia拔出放在背后的粉色刀刃:“上次看见你还是在我那对该死的父母隶属的组织里吧。”

对面的人没有回答,Yupia也不再有多余的话。

泼洒在荒野的只有血与电,冰与火。

残破屏幕上,粉色条纹剧烈波动着却还是无可挽回的逐渐陷入平静,最后完全消失。

“Sir,26号赛博改造实验体已回收完毕。”

“很好,告诉我Sera计划进度如何?”

披着白大褂的研究员欠身道:“一切顺利,实验结果甚至比预想的更加完美。”

单面玻璃外,是绚烂璀璨的雨天霓虹。无数车辆与行人在红衣长官脚下的街道熙熙攘攘的前进或后退,长官血色的眼眸波澜不惊。

暗红阴影里,几封打着血色的印记的档案犹如被审阅的罪状书般鲜艳而刺目。

上书

Style人员资料

道场⑤人员资料

围巾氏族人员资料

时针停在12上
距离审判降临又近一天。

后记:

①关示NEMESIS的人员名单私设,

查找了一下资料,发现有很多人好像已经退出氏族。但为了剧情,我还是私设成他们仍在氏族。如果有朋友发现少了一些成员,请先不要着急,因为这是有伏笔的。

②关于Terantula的职业私设

明面上的酒吧老板,暗地里的情报贩子。(也提供一些援助。但前提是什么,你们懂的。)

③关于角斗士圈这个称呼

因为我之前有听一位柴圈大佬说过RHG与dojo是两个不同的体系,但是接下来的剧情会牵扯到两个不同体系中的不同人物。为了统一,于是我才把两个圈子和称为角斗士圈。

④关于OXOb的义肢

在OXOb的RHG故事剧情线中,OXOb的双手是被Jade打烂的。但为了之后的文章剧情,我将这一段剧情私设了,所以请不要介意。

⑤关于“道场”

这也是一个伏笔,在下篇文章中会有详细说明。大家也可以猜一下。

注:以上均为私设,请不要与官方混淆。

送给南朕的第二波互动, @南朕梁 沙雕脑洞

如果观看不适请调亮手机屏幕。(内有亮点,自寻)

感谢4P作者南朕!!!我爱他!!!!

7P本人自绘自设图,8P部分人设资料,完整→http://xueyuhanxing.lofter.com/post/1f29ece9_12d89a8b(好吧,我承认。我只是想凑个图)

自设,摸鱼(攻击模式的末日之眼[翼])

送给南朕的互动 @南朕梁

他家孩子真可爱prprpr

左051,右060,中间自设。

51:新朋友来,笑一个。(在寒苍背后偷比剪刀手)

60:来嘛来嘛,别害羞。(搭肩)

寒(斗篷脏了拿去洗了,注意到背后但没说。第一次看见照相机,很好奇,可还是下意识回避了镜头)

自设(改良版)

姓名:寒苍

性别:女。

年龄:16。

身高:1.75米

设定:人造人,由某家非法成立的研究所创造而出。因受过非人虐待导致其性格冷漠,不苟言笑。最后由于好友在任务中残死所以精神崩溃摧毁了研究所,开始逃亡之路。身体不是很好,能量偶然失控。失控后进入残杀模式,毁灭一切。体术极佳(渴望交友,疯狂暗示)

能力:幽灵能力,将身体化成灵体。幽灵状态下无惧物理伤害,但依然会被能量攻击击中。可隐形,凌空飘浮,飞行,穿透物质,附身在精神低迷者身上。

暗影枷锁,由寒苍身体内的黑暗能量凝结而成。形态是带着尖刃的黑色锁链,可用于束缚敌人和封印敌人的异能。

末日之眼(背上的东东),威力很强。

自然法则,控制一切物质,操纵空间,扭转时间。(需消耗大量精神力,所以空间,时间不常用。)

大概是自设过去的一些经历……(课间摸鱼……极丑……文稿拖更中)